页面载入中...

陈伯吹文学奖插画来到博洛尼亚童书展,安徒生奖颁给角野荣子

admin youjizzjizz 2020-02-13 108 0

  中国官员说,并无证据表明这种病毒能轻易在人际传播。目前中国境外只有一名患者被确认,是来自武汉的一名女子,她在泰国旅游时患病。

  在一些西方科学家和公共卫生官员看来,武汉肺炎疫情的变化情况具有好的一面。它表明自从2003年SARS暴发以来,中国的科学基础设施和公共卫生政策取得了巨大进步。那次流行病最终扩散到26个国家,造成774人死亡,数千人患病。

  吉姆·莱杜克曾是美国疾控预防中心的病毒学家,曾领导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,最终找到了引发SARS的冠状病毒。他说,这一次不同,中国拥有了更好的技术和不同的政策。此次暴发,第一例病例12月12日出现在武汉,当地卫生官员一两个星期后即发出警报。“这真实反映了中国在公共卫生和透明度方面的承诺,他们确实在做最前沿的科学研究。”

  2017年,中国在武汉建成了首个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。该实验室的许多科学家曾在得克萨斯州接受莱杜克的培训。莱杜克说:“这些资源都是SARS时期中国所没有的。”

  艺术评论:你家里那会儿是不是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?

  傅敏:那是到后来,小时候爸爸更多是训我们。傅雷的“严”是有名的,我们那时很害怕,你看他很多照片很少有笑的。“家书”里他自己也忏悔,头一封信,1954年,他就说我们没有欢乐的童年。我父亲非常严厉,好多专业上的朋友来我们家,比如金圣华,金圣华的妈妈是我父母的朋友,金圣华学法语,北大法语系毕业,她那时到我们家坐在我父亲面前是不敢动的,害怕我父亲。我记得最清楚,有一次我做错了事情被关在后书房里,让我念“狼来了,狼来了”。直到他说可以了,不然我要永远念下去,他就是为了告诉我让我不再说谎。

  艺术评论:傅雷先生翻译的书你喜欢读吗?

  傅敏:初中时看的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,那时候看就是看故事情节,当然里面有很多哲语。他翻译的《艺术哲学》就很高明。实际上《艺术哲学》是一部艺术史,但是你在看的时候好像就是中文写的一样。后来我看他翻译的《英国绘画》,解放时期没有出过,最近马上要出版的。我从澳大利亚找原文并一路空运回来,作家名字写的是“牛顿”,叫牛顿的名字多了,后来找到叫艾瑞克·牛顿,他是英国很有名的一个艺术评论家。拿到英文版以后我对了一下,我才明白他的翻译高明在哪里,一段文章里头,他首先给吃透了,用中文写出来,如果一个字一个字对不上,但整个段的中心在那里,意思全都在那里,他完全能够传达得出来。比如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,我听到有英国的朋友说,有一个法国学者到中国,他发现傅雷译的《约翰·克里斯朵夫》在中国那么受欢迎,他就很奇怪,特意买了一套,这个人是汉学家,他看了以后说他终于明白了,他说这本书一是与中国的国情很吻合,二是傅雷的文字比罗曼·罗兰自己写的散文还要好,说翻译胜过原文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陈伯吹文学奖插画来到博洛尼亚童书展,安徒生奖颁给角野荣子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